热点聚焦
首页 > 热点聚焦
董克用教授受邀出席2016中美央行高端对话实录

2016.03.10

来源:学院微信公众号

2016年3月1日-2日,我院董克用教授受邀赴杭州参加2016中美央行高端对话“货币政策分化下的全球宏观经济及治理”会议,并对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彼德·戴蒙德(Peter Diamond)教授的主题演讲做点评。

中国人民银行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于2015年合作发起了定期学术交流机制,本次对话是此机制下的首次会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朱从玖出席会议,并做开幕演讲,纽联储主席、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副主席威廉·杜德利(William Dudley)及多位中外著名学者在会议期间发表主题演讲。

下面是董克用教授的发言实录:

Peter Diamond先生刚才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演讲,主要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介绍瑞典、智利、加拿大这三个国家的相关经验;第二部分是我们期待已久的关于中国的部分,这一部分Peter Diamond先生介绍的较短。所以,我想利用这个机会,介绍一下我们国家社会保障中养老金体系的一些成就。

Peter Diamond先生在他的著作中特别推崇国民养老金,就是非缴费型的。中国2009年开始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试点,去年把农村和城镇合并了,现在城乡居民养老保险2015年的参保人数已经超过5.05亿人,领取人数是1.5亿,他们领取的待遇水平,每个月是133元,但是其中来自于政府财政补助的已经占了其中大部分,是117元。第二块是城镇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我们已经连续11年上调养老金,每个人平均每月才2200元,结余有3.5万亿。

从长远看,我们的养老金有巨大的缺口,现在的基本养老金仍然是现收现付,没有实现当年希望的存一点钱。我们的基本养老保障制度是社会统筹加个人账户,但个人账户是空帐运行,而且空帐规模持续增加。我们还遇到一个问题,我们缴费太高了,缴费率企业加个人是28%。实际上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的缴费基数很小,并且我们现有的支付方法影响了统筹,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工作养老金要转移。最后一点,我们的隐型债务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由于我们的机关事业单位的加入,我们还没有退休的人遇到的问题和当年企业制度建立的时候一样,都遇到了巨大的“中人”问题,会长期过渡。

刚才Peter Diamond教授在演讲中提出:怎么设计一个比较好的养老金制度?我想也给各位介绍一下中国学者的观点。其实这里面有几个关键问题,首先是替代率,国内通常是说两个替代率:一个就是退休者个人所得到的退休金和在职工资之比。这个比值非常重要,全世界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如果这个替代率太高,那么制度的压力就非常高。国际劳工组织认为这一替代率可接受的水平在50%,发达国家达到了60%—70%,这样的替代率没有后顾之忧。还有一个替代率,是全体退休人员的养老金的平均值和社会平均工资之比,我们从当年的73%持续下降到现在的45%—46%。原因是我们的养老金速度跟CPI相比,上升速度还比较慢。虽然前段时间我们的经济是两位数的增长,但是我们统计到的社会平均工资也是两位数的增长,而养老金没有。

 

刚才Peter Diamond也讲了,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完美的养老金制度。从两种制度来看,其实现收现付和基金积累各有各的优势和劣势。现收现付制在人口结构年轻、经济发展较快的时候优势明显,但是经济发展平缓、人口老龄化严重时会遇到巨大挑战,解决方法就是财政补贴、多缴费、延迟退休。基金积累制也有问题,资金运作成本高、有风险,但是在可持续性方面是有优势的。正因为不同的制度有不同的优缺点,所以发达国家多是多支柱的组合,什么是多支柱?这个概念是世行总结出来的。多支柱,第一支柱往往是现收现付,为了确保养老安全;第二支柱是基金积累,为了贡献发展成果;第三支柱是自愿建立,税收优惠是来实现有效的补充。

单一现收现付和基金积累制都存在着缺陷,那么包括瑞典、加拿大等国家都在采取多支柱模式,也就是国家、企业、个人共同担负,我们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险一支独大,结构不合理。我们来比较两个国家,这是我们收集到的资料,表明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从美国来讲它的第一支柱规模是2.8万亿美元,第二支柱是15.18万亿美元,第三支柱是7.44亿美元,大体上这样,一共是25万亿美元。相比中国,我们中国的第一支柱有3.1万亿人民币,企业年金0.77万亿人民币。有一个说法,说美国人不储蓄,中国人储蓄太多了,其实我们说可能是美国人民在银行里的现金储蓄不多,中国人的存款是不少,但是那个存款不太均衡,集中在一部分人那里,是非制度化的。

如果说美国一个国家不足以说明问题,我们再看看2013年OECD国家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与GDP之比,其平均水平是77%,中国是5.1%,最后一位是要破产的希腊。我们的资本市场虽然发展很缓慢,但是我们也有两个例子可以说明中国资本市场也发展的,Peter Diamond教授在书里曾经提到如果资本市场发展不够强的话做基金积累就有问题。全国社保基金是一个储备型基金,不是现收现付,这些年来它的平均年化收益率是8.58%,企业年金虽然占比不大,但是收益率是7.97%,当然这是机构投资运作的结果。

在这样的条件下,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探讨,中国也应该逐步地建立多支柱的养老保险体系,从而适应中国经济的发展,适应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为什么要从多层次到多支柱?多层次混淆了不同的功能,混淆了不同制度的功能,多支柱就会清晰地分开它们到底做什么。我们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完善个人和社会统筹账户,分开是一个路径。把社会统筹账户分为第一支柱,它提供40%的替代率,财政托底确保养老安全。我们现在已经有的,每个人每月工资有8%缴纳养老金,这部分是否和已有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合并,形成中国的第二支柱,这样提供30%的替代率。政府税收优惠鼓励老百姓参加,特别是让企业建立更多的企业年金。对于金融监管来讲,要有积极的市场化运作模式,运营主体如何进行科学审慎地监管。同时应该尽快地推出第三支柱,个人延税养老金,一部分没有做企业年金的可以做第三支柱,然后收入比较高的也可以做第三支柱。

这样一个中国特色的三支柱的模式,没有强大的管控体系是不行的。我们要宏观精算平衡,基于真实的缴费基数的精算平衡,然后确保养老安全。大家知道我们缴费率的确有下降空间,就养老一项缴纳工资的40%,我想这个数字在全世界是太高,还没有算工商、医疗、失业和住房公积金。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就不多谈了,无论哪一个支柱,我们未来应该走的是统帐分离、各司其职、多种机制、完善监管,人民银行、金融系统在完善监管方面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随着这样体系的建立,中国的养老金制度会和资本市场共同发展,不仅保障老百姓的基本生活,也会随着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积累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完善和发展。

一点点体会介绍给大家,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