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首页 > 热点聚焦
毛寿龙:社区治理的秩序维度与政策选择

2016.04.19

来源:2016年4月6日公共管理学院学术沙龙

        人是生活在不同秩序中的,在原始的秩序里,人们忠孝节义,爱恨情仇,相濡以沫。在扩展的秩序里,人们相待以礼,不需要忠孝节义,也不需要爱恨情仇,一笑做买卖,简单分工合作。在原始秩序里,我们带着情感生活,在扩展秩序里,我们只要选择,不存在忠诚,也不存在背叛,一切只是选择的自由。

        现在的社区面临种种问题,也有很多角度可以去思考。这里想从秩序的角度来透视一下中国的城市小区。现在的城市小区,是因为市场的扩展秩序而建立的,也是因房地产市场中国中购买住房的业主聚聚在一起而形成的。小区的治理结构,首先是开发商的前期物业,然后是小区的早期物业,然后是小区逐步形成的业主大会和业委会法定治理结构。

        现在的城市小区在中国城市中占很大的比例。开发商作为生产者,销售完房子,终止前期物业后就退出了小区。物业公司在小区掌管物业,小区业主缴纳物业费。小区业主大会基本开不起来,因为规模太大,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开会,大家要凑齐也非常困难。小区治理结构的生长存在很大的困难。有些发展得很好,绝大部分发展得不好。而且在治理结构上来说,管理好的小区也就是物业好,但治理结构却未必好。

        现在的城市小区,在业主住在一起之后是什么样的秩序呢?本来它应该成为一个原始的秩序,而且是开放的。但现实却是,现在的小区在物理上是封闭的,围墙之外是政府,围墙之内是业主和物业。它在产权上的确是开放的,要离开小区,只要卖了房子,想要加入小区就买了房子,而且不会存在离开家乡的情感失落。但只要买卖量比较小,小区人口比较稳定,那么它在实际上也是比较封闭的。所以,现在的城市小区,其实是开放的、扩展的市场秩序里产生的,其自身却是比较封闭的扩展秩序。它和相互之间非常熟识的原始秩序很不一样,城市小区的业主之间相互之间很少有认识的,所以,它基本上是陌生人的治理。

        这样一个封闭的扩展秩序,要形成一个良好的治理结构,需要在内部发展很多内在的原始秩序,包括楼宇组织,各种各样的小区社会组织,需要开发支撑抽象规则之治理的大人物,或者组织,需要开发小区公共事务的议事结构和能力建设,需要有专业的执行机构和团队。一个新的元素是,通过小区的互联网和微信群,通过虚拟社区建设,提升小区的原始秩序发展水平。

        这样一个封闭的扩展小区,还需要在理念、制度、策略和问题解决多个层次上,建立和外部世界的政治组织、政府及其部门、社会组织、商业组织等建立适当的对接关系。外部组织在嵌入小区方面,不仅要从自己的需求出发,而且还要考虑到小区内部的原始性以及扩展性。而在小区、社会和政府以及政治都在逐步建设公共治理的过程中,从秩序的角度来透视各个方面的关系,并选择适当的政策,尊重各自的权利,开发合作的抽象规则,尤其显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