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首页 > 热点聚焦
央视《新闻周刊》采访我院叶剑平教授:租房的“权”与“利”

2018.09.13

来源:《新闻周刊》

2018年7月份有关机构的数据显示,北京平均租房的价格已经每平米超过92元,也就是说,一个50平米的房型,租金一个月超过4600元,而全国一年租房价格上涨超过20%的城市有12个,难怪人们会发出感慨:租房已经租不起了!为什么近一段时间关于房租价格上涨成了超级热门话题,背后仅仅是房源缺乏吗?又或者是有其他更大的隐忧?这个问题能够真正解决吗?又该怎么解决?央视《新闻周刊》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我院土地管理系叶剑平教授。


白岩松:

常听人说:买房买不起。近两个月,听到更多的话是:恐怕租房也租不起了。七八月份由于毕业季和开学季叠加,连年都是租房的热门时期,但是人们发现,上个月有关机构的数据显示,北京平均租房的价格已经每平米超过92元,也就是说,一个50平米的房型,租金一个月超过4600元,而全国一年租房价格上涨超过20%的城市有12个,难怪人们会发出感慨:租房已经租不起了!为什么近一段时间关于房租价格上涨成了超级热门话题,背后仅仅是房源缺乏吗?又或者是有其他更大的隐忧?这个问题能够真正解决吗?又该怎么解决?

《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租房,比天气更热的话题!

叶剑平:如果房租在个人收入的50%甚至更高以上的话,毫无疑问,其生活品质就会受到影响。如果年轻人短期内只是吃、住和打工,那么这种房租收入比在一段时间内是可以的;但如果一个家庭长期如此,那毫无疑问就会影响其生活质量,甚至是子女的教育等等。




叶剑平:对于市场来说,不是老是应急,一定是要有前瞻性。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定要抓紧制定长租公寓等新业态相关的规章制度,使出租人、承租人以及服务机构都能够受益共赢;或者在一个正常有序的环境里,共同发展,共同受益。只有这样,市场才能平稳,社会才能稳定。

白岩松:有从著名房产公司离职的高管谈到租房市场的隐忧,用到了“爆仓”这个词。很多人惊讶,住房租赁企业又不是金融机构,何谈“爆仓”之说,但深入了解之后,发现所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才是房租价格上涨背后更让人担心的地方。简单的说,租房中介企业在房东与租户之间加入了金融机构,自己利用时间差拥有大量现金,于是跑马圈地推高相关价格,而一旦哪个链条出现问题,瞬间容易出现“爆仓”行为。那位说出问题的高管话音未落,杭州一家相关企业就出现了“爆仓”行为,而这个隐患,约谈租房企业的政府注意到了吗?社会注意到了吗?还有什么是我们没注意到的呢?

叶剑平:我觉得资本的介入是看好这个市场未来,它肯定是想占有这个市场,快速的获取长期的一些房源,然后不断的经营,通过增值服务收取相应的回报。但是投资有风险,市场也是有风险的,这方面政府监管就要跟上——取之于租金,用之于租金;或者取之于房,用之于房。



叶剑平:租金应专款专用。如果房地产中介机构大批量拿去投资肯定不行。这不是你的钱,你就拿去挪用?原来比如新房所谓的预付款(首付款),也有这样的行为。因为房子已经预售出去,钱也够了,有很多沉淀资金就被挪用了,挪用后就收不回来,那肯定要出问题了。在这方面的监管我们有一些成熟的办法可以借用到租房市场上。

白岩松:涉嫌巨大金融风险的租房中介,往往打出的是“长租”这样的牌子。而现在,“长租”还很流行,可风险随之就作了惩罚。这风险可不仅仅只属于房东,还属于金融企业和整个社会。在这一块政府的监管似乎严重滞后。先不要说这种行为的监管,有人去查很多房源的数据,结果发现与此相关的政府部门网站上基本查不到,反而这种数据被房地产中介公司牢牢掌握。显然,过去一段时间,政府及社会更关注的是商品房销售市场,对租房市场相关行为的关注严重不足。这一次隐患浮出水面,也到了该面对、该规范、该解决、该长效发展的时候!

叶剑平:整个社会环境对租客要保护,市场的游戏规则要制定好。我老说要让租房的人也要有尊严,不能随意的调租金,也不能随意的驱逐租客。租客要有优先的租赁权,那就要设置租赁权是什么权?要不要保护?租赁权也是生存权,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要界定清楚。



叶剑平:我认为租赁市场要有指导价,但指导价不宜过死,也许有一个比如说天花板似的不能突破的价格,至于下面的其他价格都可以通过买卖双方自己去协商。


叶剑平:一定要形成多元化的服务机制,或者多元化的租赁市场。多元化的主体除了包括大企业,其他各类型企业,还有政府。多元化的租赁房包括公租房、共有产权房、廉租房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人才公寓。未来一定是一个多元化的住房租赁市场。



叶剑平:政府的公共服务应该是不分户籍、出身,只要人来了,政府就应提供服务。租房也好,买房也好,都只是居住的一种选择。人们既可以选择买房住,也可以选择租房住。这实际上解决是住的问题,所以租和购应该是同权的。同权意味着什么?那政府的公共服务应该均等化。比如就医、就学,就要一视同仁。到任何城市去,那个城市都有义务来提供相应的服务,也就是我们国家应有的公民的服务。



白岩松

这一段时间,全国很多城市租房价格神奇的上涨,不是好事,这也把全社会的目光吸引到租房市场上,或许这也会成为规范租房市场的一个真正的转折时间点。居者有其屋,在中国绝不可能是所有人都拥有产权的房屋,租房住,将来在很多人的人生当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社会如果不能规范和健康发展租房市场,隐患就会巨大。但愿这一个夏天,对租房市场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