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首页 > 热点聚焦
王丹、刘畅:医院“大考”展现哪些新逻辑

2019.06.19

来源:《健康报》2019年5月27日

王丹|中国人民大学医院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视角·观点

2019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的绩效考核工作有了“国标”。6月1日起,全国三级医院考核信息系统即将开放,医院可以直接上传医院绩效考核数据。从目前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可以看出,这次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不仅是对各地已经开展的绩效考核工作的总结和继承,更是对既往绩效考核工作的完善和创新。很多新思路、新逻辑在此次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中得以体现。


考核维度符合行业规律

从各地的实践来看,一般把绩效考核的维度划分为“社会效益”“医疗服务”“经济效率”和“可持续发展”等几部分。这样划分比较利于政策表达,但却很难涵盖绩效考核的各个方面,且在具体指标的选取和归类中容易存在争议。按照管理学基本理论,医院一般肩负着提供医疗服务和进行日常经营的双重使命,因此,国际上通常将医疗机构的绩效划分为医疗质量和运营效率两个维度。而对医院来说,质量是一分为二的,不仅包括技术质量(也可以称为诊疗质量、临床质量),还包括服务质量。技术质量体现出医疗服务的专业性,涉及的往往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它的评价遵循同行评审原则,即只有医生才有资格评价医生。服务质量则体现了医疗作为服务行业的特点,通常都是通过服务对象——患者满意度来评价。

新发布的“国标”正是充分借鉴了这些逻辑,同时引入了平衡记分卡(BSC),并考虑到三级公立医院肩负的学科建设使命,最终确定出医疗质量、满意度评价、运营效率、持续发展这四个维度,为各级政府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科学合理的医院绩效考核“工具箱”。


以医疗质量为重点

以某地医院绩效考核指标体系为例,涉及质量的指标有10个,指标权重为25分(满分100分,下同);涉及效率的指标有15个,指标权重为27分。效率指标的个数和权重均显著高于质量指标,这与学界和国际经验严重不符。

在医院绩效的评价中,均以质量为评价重点。2016年,美国星级评价中,与质量和安全相关的指标权重占88%,效率相关的指标权重占12%。美国VBP评价指标中,涉及质量和安全相关的指标权重占75%,与效率相关的指标权重占25%。而本次《意见》中,与质量相关的指标有27个,与效率相关的指标为19个,回归了以医疗质量为重点,指标结构趋于合理。


指标来源更加精准

医疗领域虽有大量的数据存在,但统计口径、数据质量、数据应用等环节仍存在很多问题,导致医院绩效考核难以精准。

《意见》不仅是对指标体系的调整和完善,同时也关注到了数据质量和指标来源的精准性,明确提出要提高病案首页质量、统一编码和术语集、完善满意度调查平台、建立考核信息系统,多角度、全方位保障数据采集的质量。不仅如此,26个国家监测指标中,有15个指标自动生成,9个指标来源于财务年报,仅有2个指标由医院填报,大大提高了数据的质量。


“跳一跳、达得到”

在以往医院绩效考核的实践中,还存在着“大家得分都一样”的现象:有的指标各个医院均是满分,而有些指标得分率又普遍很低。指标标准定得过高或过低,都会导致考核结果不具有差异性,进而让绩效考核的效果打了折。反映在绩效考核结果上,其得分应该近似正态分布。如果设置指标的考核结果分为优秀、良好、及格、差四个档次,那么各个档次的比例分布应为20%(优秀)、70%(良好和及格)、10%(差)。除《意见》外,有关部门也在加紧修订和完善配套的“绩效考核操作手册”等文件,设置指标标准,以使其更能体现管理学中的活力曲线,达到“跳一跳、达得到”的效果。


从绩效考核到绩效管理

细读《意见》,不难看出,其中体现了从绩效考核到绩效管理的思想。不仅仅关注绩效考核这一个阶段,更着眼于绩效目标的设置、绩效过程的沟通、绩效考核结果的反馈和应用等绩效管理的全流程。绩效考核不是简单的描述医院工作的客观状态或结果,更是为了促进医院更好地弥补不足、改进绩效,从而为老百姓提供更加质优价廉的医疗服务。

因此,在绩效目标的设置中,也与预设的目标建立直接联系,更加体现了国家对三级医院的功能定位,增强绩效目标的导向性和激励作用,让医院的努力方向与国家规划一致。此外,文件还明确提出,要强化绩效考核结果应用,将绩效考核结果作为公立医院发展规划、重大项目立项、财政投入、经费核拨、绩效工资总量核定、医保政策调整的重要依据,作为选拔任用公立医院党组织书记、院长和领导班子成员的重要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