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
首页 > 最新研究
陈鹤:1990~2013年中国健康调整预期寿命变化的分解研究

2020.04.22

作者:陈鹤


陈鹤|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来源:《人口研究》2020年第1期 2020, 44(1): 26-38.  

本论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18YJC84000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北京大学管理科学数据中心项目(2018KEY05)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7ZDA124)成果之一。

背景

健康调整预期寿命(Health-adjusted life expectancy,HALE)指在当前的死亡和疾患风险下,经过权重调整后,处于某确切年龄的个体在完全健康状态下的预期生存年数。它是健康寿命(Health expectancy)综合指标的亚类之一。在欧盟地区,健康寿命已成为重要的、甚至是常规性的人口健康监测指标。《“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也将人均健康寿命显著提高作为人民健康水平持续提升的指标之一。

尽管学界已对我国HALE和其他健康寿命指标的变化趋势进行了系列研究,但尚无研究分解过疾病和伤害对健康寿命“变化”的贡献。疾病和伤害是造成残疾和死亡等健康结果的直接原因,也是政策干预人口健康的最直接途径之一。将HALE变化分解为疾病和伤害的贡献有利于更透彻地了解人口健康变化过程,寻找健康政策干预切入点,丰富健康转型相关理论。

方法

在GBD 2013数据基础上,本研究利用生命表技术、苏利文方法和Nusselder & Looman健康寿命差异分解方法,分析了1990–2013年我国国家及各省出生时健康调整预期寿命(HALE0)变化情况和影响因素,分解了302种疾病和伤害对HALE0变化的贡献,并通过甄选对HALE0变化影响最大的疾病和伤害为我国健康政策制定提供实证支持。

结果

研究发现,24年间,我国人口健康显著改善,HALE0增长7.39年;河北增幅最低(2.48年),西藏最高(10.81年)。基线健康水平低、人类发展指数高的省份HALE0增幅更大。

此外,传染病、孕产妇、新生儿和营养类疾病(3.17年)、非传染病(3.13年)和伤害(1.10年)的缓解均促进了HALE0增加。对HALE0变化正向贡献最大为COPD、下呼吸道感染、中风、早产并发症和腹泻;负向最大为糖尿病、腰颈痛、慢性肾病、间质性肺病和伴随药物过度的头痛。死亡率是HALE0增加的主导原因(95.26%),带残预期寿命延长1.03年。慢性病防控和健康老龄化政策是未来人口健康改善的关键因素。

结论

相对现有研究,本研究的突出贡献在于分析了1990–2013年我国HALE0变化的影响因素并将变化分解为302种疾病或伤害的贡献。在24年间,我国取得了HALE0增长超过12%(7.39年)的显著成绩,这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和健康促进政策有效实施综合作用的结果。期间,传染病与非传染病对全国人口健康的整体负面影响在下降,对我国人口健康改善的贡献比较接近,均在3.15年左右。但是,它们对基线时处于不同流行病学转型阶段的省份产生了不同的影响,例如,缺血性心脏病对人口健康的负面影响在北京和天津有所下降,而在同期在河北、甘肃和青海等省份却在上升。这显示了根据各省具体状况制定差异化健康政策的必要性。本文所提供的全国及各省HALE0变化负向影响最大的疾病或伤害列表(动态),结合GBD提供的当前疾病负担分布情况(静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这些政策制定需求,促进《“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目标的实现。在老龄化水平持续升高的背景下,糖尿病和腰颈痛对各省人口健康的普遍负面影响尤其值得关注。此外,为了促进我国人口健康呈现疾病压缩或者动态平衡的变化趋势,亟需在未来削减伤残对人口健康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