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
首页 > 热点聚焦
马亮:北京车牌调控新规:增量上做文章,更须存量上动蛋糕

2020.06.02

来源:界面新闻 2020/06/01

马亮|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教授

   6月1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通告,修订了小客车指标配置方案并征求意见。与此同时,北京市拟在2020年下半年一次性增发2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全部向符合条件的无车家庭进行配置,交通委也一并对配置方案征求意见。北京市的小客车“摇号”政策一直是久悬不决的老大难问题,现行政策距今已有十年之久,早已到了需要调整和完善的时候。此次北京市交通委修订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及其《实施细则》,主要有两大亮点值得期待。
   首先,征求意见稿新增了以“无车家庭”为单位参与摇号和轮候的配置机制,并根据积分排序配置车辆指标,对于缓解人车矛盾而言是一项突破性政策。目前政策主要是个人和企事业单位参与机动车摇号和新能源车轮候,没有认识到许多家庭无车可用,对他们应优先考虑。比如,过去是一个家庭无论是否有车,其家庭成员都可以个人名义申请,并没有区分有车家庭和无车家庭。鼓励无车家庭以家庭为单位参与摇号或轮候,根据家庭积分排序进行配置,可以提高无车家庭的摇号中签率和轮候及时性。
   其次,征求意见稿确立了“每人最多可以保留1个指标”的小客车指标更新原则,规定个人名下有两辆以上指标的,在出售、报废名下车辆时,只能选择其中一辆取得更新指标。换言之,一人名下多车的问题将因此而得以缓解,由于初次分配导致的不公平现象也有望在未来得到逐步解决。在分配不均的情况下,一些人非法租售车牌,或者通过假结婚有偿转移车牌。明确车牌更新唯一原则,可以逐步释放更多的小客车指标,并使其优先配置到无车家庭。此次征求意见稿在上述两个方面进行了突破,有利于做好增量的公平配置和存量的逐步消化,对于解决北京市机动车分配效率和公平问题有较大作用。与此同时,征求意见稿多处强调通过大数据关联和跨部门协同进行资格核验,让数据多跑腿,也有助于便利小客车配置过程。但是,这份征求意见稿并没有触及北京市车牌配置的关键问题。目前政策仍然是在增量上做文章,而没有对存量进行更大力度的优化配置。当然,对存量进行优化必然涉及既得利益,可能会动了许多人的奶酪。应该说,此次征求意见稿提出了一人多车最多更新一辆车的举措,已经是较大力度的改革了。但是,不对存量动刀子,而仅在增量上进行边际改革,无助于小客车指标配置问题的实质性破解。
   目前的车牌存量在配置方面存在许多问题,对其进行优化配置才能真正提升配置效率并增强社会公平性。车牌存量的分配是起点不公平和初始不公平,如果不能进行二次分配,那么就难以照顾新市民特别是无车家庭的刚需,也不利于代际公平。相对于存量来说,增量上的优化无异于杯水车薪,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配置问题。实际上,借助于婚姻登记、不动产登记等关联数据,完全可以确立每个个人或家庭原则上最多一辆车的分配原则,并对名下超过一辆车的个人或家庭进行优化配置。比如,对于个人名下超过两辆车的加征车牌使用费,通过经济手段调控车辆配置。对于个人占有三个及以上指标的,属于远超家庭合理用车数量需求的,则可以立法强制释放超出的指标并重新配置。在公共交通、网约车、租车等交通模式日益流行的情况下,私家车并非家庭刚需。因此,不能寄希望于每个人或每个家庭都能拥有一辆车。但是,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公共交通、租车和共享汽车等方式使他们能够高效通勤和有车可开。此外,一方面要提高无车家庭的摇号中签率和轮候优先权,另一方面也要降低有车家庭的相应权益。这样双管齐下,才能真正使无车家庭可以得到政策倾斜和优先考虑。与此同时,征求意见稿仍然规定小客车指标是免费配置,并没有为合法有偿使用提供制度空间。比如在上海市、广州市等城市推行的车牌拍卖制,并没有在本次征求意见稿中出现。如果能够对车牌的使用年限和价格进行规定,释放一部分小客车指标进行有偿拍卖,相信会有助于平抑需求并优化配置。换句话说,政府部门在配置小客车指标时仍然是行政主导思维,并没有考虑市场发挥作用的空间,在片面追求公平的情况下反而可能使公平受到伤害。此外,还应对城六区以外的郊区增设区域性小客车指标,使用不同颜色的车牌(如红色)进行区分,使当地居民可以在居住区自由通行。目前,许多郊区居民无车可用,或者不得不舍近求远地申领外地车牌。为其专门设立区域性小客车指标,则可以使这些问题迎刃而解。当然,为了保障市中心的交通顺畅,可以规定在工作日不允许进入城六区。